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7 小时候我家前院门口有四五棵老碗粗的椿树,高大挺拔像几把大伞撑在院子。都是父亲一手经管长大的。这些树简直就是我的童话世界。其中一棵树上有一窝嘎嘎,清晨它们清脆欢快的叫声是我的起床号。嘎嘎嘎嘎嘎一曲曲喜悦动人的歌。冬天有时我怕冷撒懒不起床,母亲就会说赶紧起来,嘎嘎刚叫你呢看得是给你叼好吃的咧。我便急忙穿上衣服直奔树下有时真会有一把大枣,几个核桃或其他吃喝。当我欣喜若狂地向母亲炫耀时她则轻轻一笑。我哪里知道这都是奶奶伯母或母亲事先放好的哄我罢了,她们舍不得吃却以这种方式给我。我帮奶奶提尿盆烧炕帮伯母抬水给妈妈抱柴禾给父亲端茶递饭都会得到嘎嘎的奖赏。我做的好事它在树上都会看见。那时的嘎嘎就是我的喜鸟神鸟,常向树顶仰望它们,我愿意为它变得天使般可爱。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